感觉距离好远好远好远

有时候觉得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好远好远好远,所以很多人都会缅怀青少年时代,虽说轻狂,但却溢于言表……

前些日子请部门的几个年轻人出去吃饭,因为办公室就小陈一个女同事,所以我另外叫了一个以前部门的女孩子小钟一起去,还好有小钟帮忙筹划了一下,不然还真不到去哪里吃饭好,因为平时自己对这些事情毫不上心,也没什么要求,平时家里人出去吃个饭,都是随家里人爱去哪就去哪,突然要出去吃饭,还真一下找不到地方;

小钟提议去沃尔玛那边吃,近一些。在问小钟的时候,小钟就已经说了,你们办公室的那几个人都是不吭声的,吃饭估计会很尴尬,好吧,我就知道,还好,原来不是我一个人这样认为的。

因为还算近,几个人一路走去吃饭,按位坐好,点好菜后,就一桌无话,好尴尬啊,我坐在那里看手机也不是,不看手机也不是,和坐在身边的小谭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。

其实我还真想聊点什么的,但是却真不知道聊什么好,小王和小谭吧,我和他们工作也没什么交集,他们所爱好的都是那些年轻人的动画片啊,游戏啊,我都没接触过的,都不知道是啥玩意儿;小陈吧,以前也说了,不知道是不是话太多,说错了什么也不知道,人家部门吃饭也不想带上我了,所以也不知道跟她说什么好;新来的小汤就更不用说了,我都还记不住人家姓什么;小钟吧,估计是筹划的时候就已经心领神会,也算默不作声;so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等菜上来,超尴尬。

其实倒不是说办公室的人怎么样,我们办公室的年轻人都挺好的,小陈就不用说了,大家包括我都挺欣赏她;小王业务能力挺强;小谭也随和;

我主要是想说,我不太善于交际应酬,作为请吃饭的人,场面尴尬,好失败啊……

我突然觉得人家那些能吃会道的人,超厉害。说句老实话,我之前跟领导出差,见过几个助理或跟班,我心里其实还真有点看不上这些人,对着领导点头哈腰,对着其他人趾高气昂的,但现在想起来,人家整个行程打理得井井有条,天南地北,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的聊天底蕴也不是盖的,就是属于那种拿个酒杯都能说一晚上酒杯故事的那种,虽然我是不热衷这些不着边际的聊天,但起码整场不会尴尬啊,现在看来这是人家的技能啊,以前我是看不上,现在是学不来;

我太过死脑筋了,有些事认定了,就一条道走到黑了;就好像小陈请吃饭那事一样,周一吃饭的时候,小陈和小王是坐一起的,说起吃寿司,小王还说就吃过一次,和小陈,还有谁一起吃的,那说明人家一直都挺好的,是我自己非要认为那天小陈请吃饭是部门活动,现在想想,很可能人家本身就是比较聊得来的好朋友间出去吃个饭而已,那天人家压根不知道我会回来,其实小陈挺不错的了,她也很礼貌的叫了我去的;我却从心里一直认为是部门活动,把我给排除掉了,如果是年轻人自己出去吃个饭,不是很正常嘛,虽然都是同事,但是还是区别的,就好像我请主任他们吃饭,把小陈也叫上了,虽然说是有点怕小钟一个人比较闷,但其实我心里还是把小陈和小王区分开来的,小王给我的感觉不太一样,不实在,而且小陈算是在省五建带我入门的人,我也挺感激她的,起码我还记得,第一天是她带我去拿利是,认识了所有领导和办公室,虽然后来走散了,哈哈。

现在想想,虽然是死脑筋的小肚鸡肠了,不过平时也确实是话太多了,有些该说有些不该说都乱说,小陈也斯斯文文,闷声闷气的,所以那里说错了,什么时候说错了,我也不会知道,她不像我,我是那种比较直的人,这样想了,就这样做了,那次以后,我一直很克制的,尽量不要说太多话了,该聊的就聊,不该聊的就算了,我觉得这个觉悟我还没有小陈,小王他们高,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,经常都是我出去后,人家聊得挺好的,我一回来人家就收摊了,或者大家都在,一整天的,都不见说一句话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在,所以我都不想从6楼搬回去了,就好像周一吃饭,难不成他们几个出去吃饭也是这样么,肯定不是吧,那为啥周一这么尴尬呢,会不会是就是因为我在,还是说只是我自己这么觉得,呵呵,反正我就觉得自己挺挫的,连个饭局都处理不过来。

不过我也不妄自菲薄,应酬交际确实不是我的强项,我估计我也学不来,随其自然,随遇而安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