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时候,有些人,有些事

其实我挺喜欢集体生活的,因为我喜好聆听。从小学开始,我就觉得其实和朋友坐在一起,聊聊家长里短,聊聊自己想聊的事情,挺好的,不需要什么灯红酒绿。

我深知自己不是一个优秀出众的人,我也不喜欢成为焦点,只需要静静的站在人群的最外围,在团队需要我的时候,能远远的为团队贡献一分力就OK了,静静的呆在那里,聆听着所有我可以听到的声音……

说白了,我讨厌被遗忘……

今天,办公室的同事都回家了,静悄悄的剩下我一个人,就好像……就好像我被遗弃了一样……

其实这段时间,心里一直纠结着,我是不是真的被遗弃了……

前段时间,办公室的同事请大家吃饭,那天是周六,我是被抽调到年夜饭的帮工,所以周六加班搬桌子而已,不然也不会回公司。回到办公室很诧异,平时不在办公室的两个同事都在,听说是老总临时安排了一个有难度的活,所以要加班,挺好的,有活干就好。我搬完一轮,回办公室放衣服喝水的时候,办公室的另一个同事(就是准备请吃饭的同事)也回来了,好吧,平时上班都不准时的,今天齐刷刷的全部都在,我进门的时候,请吃饭的那位同事正站在另外两位同事的办公桌旁在聊着什么,见我进来,就拿着东西走开了,我也没问人家为什么回来加班,大家打了个招呼,就各自忙去了。后来上13楼摆会场的时候,又看见那位同事,原来人家是回来排练节目的。

其实我挺喜欢这个同事的,虽然平时比较冷,上班也晚,对工作也不怎么上心,每天早上上班,从来不跟我打招呼,不过做事挺认真的,每次参加节目,她都会花中午的时间自己认真的练,这是态度的问题;脑子也灵活,有些事虽然她不说,但是我知道她心里有自己的计较,是一个挺不错的女孩子,所以有很多时候,我在跟领导聊天的时候,我挺推举她的,甚至于我有跟其他同事说过,如果推荐领导,我会选择她;而且我进来公司,可以说是她带我入的门,我还记得第一天上班是拜年,是她带着我一边走访,一边跟我说领导的情况。

等我干完活,回到办公室的收拾东西,准备回家的时候,办公室的两个同事还在,一个同事嘀咕了一下,怎么那位同事(就是请吃饭的同事)还不回来,我很疑惑,其实我们办公室四个人虽然同属一个部门,但是实际上工作是两两分工的,我和这个女的是负责新中大信息化的,另外两个男同事是负责BIM,大家工作上交集其实很少的,bim的同事也经常去工地,可以说没多少天在办公室,怎么今天一下三人好像闺蜜一样了,还关心起人家下班不下班了,后来那位男同事说,她中午请吃饭,我心里一沉,原来全部门都知道的事,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;是人家事先就约好了,今天才一起来加班的么?吃个饭还得像避瘟疫一样的避开我么?当时我心里真的一阵绞痛,因为被人遗弃的感觉……

实际上办公室里我年纪最大,入职的时候就已经是定位在主管的方向,应该我请大家吃饭,但是一来我们部门就我们四个人,三个都是年轻人,和我这些老家伙格格不入,起码思想上是这样的;二来我是那种不会也很不喜欢应酬的人;三来两个儿子和准备拆迁确实让我压力很大,因为马上就要花很多钱了,主要是现在还一点着落都没有,倍感压力;所以来公司这么久了,我确实没请谁吃过饭,还不脸红的吃过人家几顿饭,想想都惭愧;

所以我自己没能力请别人吃饭,当然也不想欠别人人情了,所以吃饭不吃饭,我一点所谓都没有;而且他们三个人都是相对比较年轻的,能融洽的玩在一起,一点都不奇怪,比如衡山,办公室三个人去了,两个年轻人应该是在一起和其他年轻人一起玩到很晚才回来的;可是我们部门就我们四人,平时也没见他们三人有多好,也没见他们隔三差五的出去聚餐,那天请吃饭,应该就是部门的事,为什么偏偏就落下我呢?是要特意避开我来请吃饭么?我就这么难相处么?我很纳闷,也很痛心。

后来我收拾完衣服,准备走了,请吃饭的同事回来,跟我说了一句,等一下出去吃饭,一起吧。那时候已经12点零几分了。我赶紧背起书包,我说不去了,家里做好饭,就走了。那天我跟请吃饭的同事总共碰了三次面,前两次一直没提吃饭的事,第一次还是在办公室,也只有我们四个人在,或者说吃饭是临时起意的,是在我离开以后才定的,但后来在楼上碰见她了,也没说吃饭的事啊,实际上我们四个人也有一个部门群,就我们四个人,在群里说也是可以的,偏偏在准备出发了,看见我还在,才说要不要一起吃饭,这是邀请么?在我看来这是一种侮辱,告诉你,都吃饭的时候,你怎么还在这里杵着,难道等着我请你吃饭么?啪啪的打脸啊。

请大家吃饭,全部人都商量好了,只有我一个人什么都不知道,说明我这样的人可有可无,就像被人遗忘了一样……到最后准备出发了,才说要不要一起吃个饭,打脸说明你这个人处事不够圆滑,明明已经知道人家要请吃饭了,也很明确的没邀请你,还在办公室磨磨蹭蹭的,非得等人家准备出发了还问人家集体去哪里么?应该赶紧远远的躲开才对,而我却还在一阵心绞痛的茫然的傻站那里,等着人家来打脸。

……

唉,一直觉得自己做人做事都还行的,不敢说怎么样好,起码诚心敬人,从来不看不起任何人,扫地阿姨我都很认真的每天打招呼,办公室的年轻人,不能说呵护备至,起码有些什么事,我在背后领导面前都尽量的为他们着想,自己本身也没有权利之心,说句老实话,他们年轻人上位,我觉得挺好的,怎么就不受人待见了呢?


今年评选先进的时候,本来领导说就写我的上去就好了,因为请吃饭的那个同事是去年的先进,所以不写她的了,另外两个,一个还不够年限,另外一个和我一样是主管级别的,领导说还太年轻了,可能做事不够稳,领导说不写,后来是我跟领导说,写上吧,多给年轻人机会,让年轻人多在公司大型活动上表现一下,以后做起工作来,大家都认识,好开展工作;后来写了两个人上去,那个年轻人评选上了,我落榜了,挺戏剧性的,呵呵。这个小伙子的学习能力还是挺强的,一次性考过了二建,全公司看到的是他优秀的一面,我觉得这样挺好的,所以评选上先进,我觉得挺合情合理的,主要是我们部门第一年,就有先进,我觉得挺好,起码证明我们部门在整个公司的层面上还算上得到公司重视的。

我在这里提这个事情,并不是埋怨自己没评上,而是想说我这个人从来就是以和为贵,不敢说什么伟大情操,但起码我觉得自己应该是可以一位值得信任的,可以做朋友的人,为什么偏偏就给人排挤在外呢?是我为这个部门做得贡献不够么?还是和某些人一样,一进来的时候我就得罪了?还是我最近做错了什么事,导致大家都排挤我么?


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平时话太多了,有时候说错了什么,说了人家忌讳的东西都不知道,想想其实也对,毕竟那个请吃饭的女生,有时候开玩笑,她也总是说干嘛又拉上我,办公室来其他人,我们聊的挺好,人家是一声不吭,而我总是在吧啦吧啦的;人家那个小伙子就没这么多话,回来戴上耳机就边看动画片边工作;偶尔我出去了,回来就会看见,人家聊的挺好,我回来就散了,现在想想,人家平时就挺好的,原来是自己一直都不在人家的频道上,我一直调侃自己是老人家,不太适应年轻人,原来是真的,所以啊,我在想以后还是少掺和人家年轻人,以后只谈工作,工作做好了就行……看来嘴上还是得请个把门的……


百思不得其解,最后还是归结到话太多算了,以后还是少说话吧……年后上班,我想找个机会搬上楼上去办公算了,有心想把文档系统给做起来,搬上办公其实也挺好,离业务部门近一点,把文档系统做起来再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