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间值得——值得活着

买了本人间值得,每天中午午饭后,看半个小时,几天下来看了一半了,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;

恒子奶奶的观点好像挺适合自己的,所以觉得看下去挺有意思的,用这篇文章记录一下觉得挺有意思的一些话,以后可以多看看;


1、如果实在静不下心来,那就想想你在意什么,然后用笔写在纸上;

确实是,前段时间我在意很多事情,从自己认为的同事间的离弃到和爱人闹矛盾,我把这些都写在博客上,写博客的时候不断回忆着每一个细节,虽然痛心,但是回首往事,却发现很多以前忽略的事;你觉得你对同事很好,但是都是些人家未必能注意到的细节,或者说你所在意的,未必是人家所在意的,而你觉得的却未必是真的,你觉得是部门聚餐或者仅仅是人家好朋友间的家常便饭而已;你觉得和爱人间的沟通很有问题,通过回忆才发现自己早在婚前就有这样的觉悟了,你的心事并不是爱人心底的牵挂,你觉得爱人会这样想而已,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在当时的臆想而已,现在想想一切都很自然;

所以写下来,会使得心中所想更宽更广,虽然未必能解决什么问题,就像没有因为写出来而撕去我对同事的隔膜,连普通同事都算不上的阴影都一直笼罩我,每天坐在那里如坐针毡,害怕自己又做错什么,说错什么,其实跟别人一点关系都没有,只是自己太在意身边的人的看法,最终还是决定自己搬上机房办公,心情挺好;就好像写出来,和爱人闹过矛盾,也没有改变爱人什么,因为她不懂,而且她也不需要懂,因为我所在意的,不应该是她所在乎的,但是写出来后,渐渐地,悄悄地,改变着自己,好像与自己的影子对话一样……写出来挺好……


2、你可能把问题想得过于复杂,实际上在周围人看来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确实是,写出来后,细想下,其实困惑来自于你把你的想法强加在别人的身上而已,然后强行觉得人家的想法或行为与套过去的想法不一致而已;你所在意的,其实人家完全觉得不是事;你觉得是因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或说错了什么,而导致人家不把当做部门一份子,所以连话都不敢多说,其实会不会人家就一直都没把你当回事,而是你自己一厢情愿的觉得原来很好,所以你在不在或说不说话,没什么大不了的;所以想做什么就做呗,脑子和嘴都在别人身上上,不再想别人怎么想了,好好活自己的;


3、恒子奶奶80岁了,才从连电脑都没碰过,学会了填写电子病历;

这个不是什么有意思的句子,不过信息化日常工作中,我遇到过一个人跟我说,目前公司的系统不好用,我请他举例,他说很多功能明明知道系统上有,但是找不到入口在那里;还有同事跟我说系统不好,但是憋半天说不说一个问题来,其实这些都是自己没有用心去学习,去用这个系统,只是打心底抵触学习,所以觉得系统垃圾而已。


4、和别人比较让自己陷入失落、嫉妒中,实在毫无意义,这只会消耗你的精力;

曾经有一个保安同事,跟我诉苦,说自己的工作很辛苦,夏天要在室外,虽然不是直接晒太阳,但是也热得很,然而坐在办公室的同事和领导都不理解,还要求他做一些非本职上的事情,然后他还拿我做比较,说我坐在办公室有空调,可以坐着,很舒服,我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,你的工作我很自信我能做好,但我的工作你能做么?我不知道有些人哪里来的自信,总是喜欢跟别人比较,比工资,比学识,比人格,有什么好比的,人家过人家的,自己过自己的;我不爱跟别人比较,所以人家拿多少工资,我不关心,人家天天坐着喝茶看报纸,也能哄老板发最高工资,那是人家本事,我只知道我拿这份工资,干好自己的活,报酬拿得心安理得;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比谁厉害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专长,简单的说,我扫地都没阿姨扫得好,但也不妄自菲薄,我扫地没阿姨扫得好,那是因为我把扫地这事放心上,我认真了也一定能做好;


5、与其追求完美而挫折不断,不如以笨拙的方式坚持下去;

这个我觉得算是我最大的问题了,凡事太过追求完美,导致浪费很多时间,我经常说,我不打没准备的仗,偏偏这个准备花去我很多时间,而且很多时候,这些准备未必能用上,最终是浪费了,同时追求完美其实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,因为我眼中的完美,在有些时候,未必是人家心中的完美,当然了,很多时候,因为追求完美,把事做完美了,也基本甚至超越了人家的预期,总之,我觉得顺着自己的心中完美去做,享受过程,达到目的,就不错了;


6、家庭和睦比什么都重要,只要守护它,其他都会慢慢变好;

家是我这辈子最看重的事物,哪怕要我付出一切,所以前段时间和爱人闹矛盾,在和群友聊天时,说气话,大家在讨论离婚,我就说,其实就是说说气话,我压根不可能离婚,当然了,这个和爱人有关系;我经常跟我爱人说,我不是你最重要的人,你最重要的人,是你的父母,你的孩子,用心对他们好,对你的家好就行了;


7、坚持到孩子结婚。如果孩子结婚时我们并肩而立致辞,就还是夫妻;

感觉用在我这里很合适,明明知道爱人不会有任何改变,以后就是一辈子的事情,每次都跟自己说,因为孩子,那等孩子结婚以后呢?


8、越是对别人讨厌、反感,这些情绪就越容易在自己的表情和态度上反映出来,进而传达给对方;

我就是太容易把自己喜恶表现出来的人,太直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