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塞来自于太在乎

最近总是失眠,可能因为太过早睡,可能因为心里装着太多的事情,可能因为自己太在乎……

有时候做梦都梦见在公司工作,梦见很多同事,梦见和领导开会,梦见被领导批评……

半夜醒来,想着想着,会突然有心痛的感觉,宛如面壁一样,感觉自己做了很多错的事情,漏了很多事情,错过了很多事情

前段时间因为wifi工程,我一个人搬到了机房去工作,其实挺好的,一个人伴随这服务器的轰鸣,安心的做着自己的事,前天搬回了办公室,其实也挺好的,没人会在意是否多了一个人,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会很在意的身边的人,在身边的人对自己的看法……


就好像前段时间请大家吃饭,我一直在想自己什么地方做得不够好,我请办公室吃饭冷场了,我觉得是我的问题;请主任他们吃饭,是海哥敬的酒,我也没问大家吃好没,是我招呼不到;总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,其实还可以做得更好些;


就好像上周新中大的人又过来与领导开会汇报成本模块的事情,成本模块已经跟领导汇报了2次,这次是第3次,成本是领导比较在意想在今年做成的事情,年后领导就想推这个事情,不过因为疫情的原因,推到4月才安排会议,不过第一次汇报和第二次我做汇报都出了问题,都不算成功,因为两次汇报演示都出现了现场无法解答的问题,第三次新中大两个人过来,说句老实话,我不抱什么希望,汇报前一天晚上,我居然梦见老板知道要做成本汇报,居然直接上13楼做全体汇报了,新中大人在台上做汇报又搞砸了,但不能骂人家公司的,所以我就上台成了千夫所指,被领导K得一文不值;其实新中大的人提前一天和我碰面时我就告诉他,不用花太多的心思搞什么流程图,多花时间熟悉汇报时的操作流程和数据;第二天汇报给领导推荐了另一个方案,在汇报演示的过程中又出现无法解决的问题,后来等领导吃了中午饭走了才解决,唉……彻底无语了。第二天领导打电话来问开会结果,实际上那天我们测试探讨到晚上7点多,并没有完全测试,仅仅是一个很初步的结论,所以我也无法给领导很肯定的回答,听得出领导对这个工作一再拖延不太满意了,唉,失败的工作,导致心情很糟糕,因为我太在意别人对自己的评价,每件事我力求完美,所以我做事太过畏首畏尾,总想把所有问题都解决掉再推出去,但这样的压力太大了,导致心情低落。

就像整理机房一样,老板只是说了一句要整理,我就想整理到最干净,我先跟朱莹说盘点一下机房的设备,然后清理一下,朱莹说如果是机房用的就放在机房,我跟她说了,机房要用的我留好了,我移交的是全部都机房用不上的,她可能也忙,也没在意,我怕移交的时候不清楚,用纸箱分门别类,清点好数量,做好移交表格,每一件从机房移交出去的东西都是清清楚楚的,然后跟她们约了好几天都没有空移交,后来催了几次才安排人过来,清点完,然后这些不接收,就放在机房,其实我心里有点火了,不移交接收我点数给你干什么,你要知道数,你自己来点啊,实际上就是我自己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了,我怕别人说交接不清楚,所以我才花了好几天的时间分门别类的清点好,如果我不在意,我完全可以就说这堆东西机房不要了,清出去,你们派人过来点数搬走,我在旁边看着,你们签字就可以了,唉,其实何必在意……


就好像这些破烂玩意儿在清理之前,总经办的人已经拿走了两台,这几天一直在找他们的人签字,天天都不见人,周五上去等到9点多都看不到人,如果我不在意人家的看法,我都想发脾气了,什么玩意儿,找个人都这么难……


就好像总工办要求我们部门做工作程序制度,我收到以后就发在部门群里,跟大家说了要大家都看看,商量一下应该怎么写;但是一天又一天过去,大家都没有主动回应过,我特意跟陈琳说看看信息化的工作怎么写比较好,陈琳也没任何回应,还是那天晚上说得那两句话;其实这个事情,早些时候看到主任在做这些工作的时候,就叫王威隆一起去找过总工办,不过王威隆可能因为忙也不怎么上心;把文件发群里以后,大家都没怎么回应,我心里确实不太高兴,所以我花了些时间,自己做了一份交上去了,也不像之前一样发群里大家都看看了,因为我觉得发了大家都不会有什么回应,没人觉得你做的好还是不好,也不会有人跟你商量任何事情;第二天,王威隆问我要了一份我交上去的文稿,也没问我什么,看了以后就走陈琳那边去,叫陈琳帮他做,两人捣鼓了一阵子才搞好,我的流程图是用亿图专门做流程图的软件做的,所以标注比较好,所以想弄成我那样的,两个人在研究,还在说,刘工那样的,王威隆还问陈琳有没有看过我的那份,因为我没发群里,所以大家都没看过,其实我完全可以搭个话,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愣是没开口,或者我已经开始习惯了在办公室闭嘴了,其实我当时在想,为什么自己这么失败,其实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很卑微的人,但是我愿意和任何人做朋友,偏偏在办公室的关系上处理得如此失败,为什么呢,人家宁愿自己慢慢摸索都不愿意来问你,都不愿意喊你一起研究研究,你在别人眼里就是透明的存在或者说你根本不存在;


就好像做成本模块的这段时间里,我真的好想有人可以一起研究研究,因为我有太多的不解和迟疑,但是陈琳似乎不太想做这个事情,那天领导到办公室来,特意安排了我和陈琳要自己多摸索,我做什么,陈琳做什么,领导都说了,但在系统数据来看,陈琳什么都没做。新中大的人拉了个群,我跟新中大的人说,我想陈琳多参与到成本工作上来,所以把她也拉进群里了,但她一句话都没说过,就好像不存在一样,我觉得这不是她的问题,其实陈琳工作来说还是很不错的,不会是像偷懒不干活的人,我觉得如果她不想参与,应该还是我的工作没做到位,前段时间,我跟她安排过很多关于主任的工作,包括文档、证照、印章,我跟主任说,我不想陈琳每天就坐在那里做简单的运维工作,我想安排她多参与系统的整体工作,多和其他部门多接触多沟通,树立起信息化主管的样子来,看来我想错了,不知道为什么她不太感兴趣的样子,好像几个事情都没有什么进展,也没跟我聊过这几个事情,所以我又想她参与到成本上来,但是她看上去又不想干;其实每次新中大的人过来,领导过来,每次成本的会议她都有参与,甚至很主动的参与,但是和我却聊得很少,有一次有一个文件要她和王威隆签名的,因为那份房屋基金只是我们三个人买了,所以我没拿办公室去,而是叫他们两人上来了,陈琳倒是跟我聊了一下工作,我啪啦啪啦的讲了一堆自己的想法,现在想起来,也违背了自己不要太多话的想法,再想想人家陈琳不想跟你聊工作,会不会就是因为人家每次聊都是我一个人在啪啦啪啦的说个不停,而且都没解决人家的问题或谈到人家想谈的点上,只有你说没人家说,又解决不了问题,人家才不想跟你聊呢;所以我搬回办公室后,陈琳一共问了我两个工作上的问题,我有点惜字如金的回答着,深怕说多了说错了,不过真的好累啊,就是因为我太在意人家对我的看法了,我怕别人对我有意见,觉得我没安排好觉得我工作没做好;


就好像我很介意爱人不跟我谈起她的任何事情一样,不谈她的工作,不谈她的工资,不谈她上班遇到的任何事情,我知道爱人没有要隐瞒的意思,但是我却控制不住自己介意的想法,却又不知道如何表达,有时因为想表达一个意思给爱人,整夜的辗转反侧的想着,怕伤害了她,怕自己说得不好;


我是那种心里藏不住事的人,有时候心里怎么想的就会表现出来。坦白的说,就是情商太低——我觉得是我话多伤害或得罪了人,我的直接表现为不再和人家说话;其实反过来想,是我太过在意别人的想法了;

比如我没进公司前就得罪了的一个人,我完全不在意他,所以他说什么我一点都不在乎,每次我看见他,我都很自然的像普通同事一样的跟他打招呼,不管他想不想理我;

可对于我在意的人,我却需要很刻意的审视自己的一言一行;刻意的做得和他们一样,刻意和他们一样不爱打招呼,真的过得好累。


有时想想都是自找的,一根筋的人,唉,顺其自然吧……